您正在访问: 网站首页 >>  电器杂志  >> “蛙跳”双面舞非洲能源开发路径 >> 正文

既要实现繁荣,也要减少对环境的破坏。非洲唯有选择“蛙跳式”的发展路径,将水电、光伏为主的绿色能源作为经济腾飞的新动能。

“蛙跳”双面舞

文·本刊编辑部

打开手机,先用M-Pesa支付刚买的东西,然后拍照、调色,再登陆社交网络,把照片晒到自己的公共主页上,等着朋友来围观……这样的场景,对国人来说并不陌生。当下,它也发生在人均GDP排在全球“队尾”的非洲。

过去的五年,非洲俨然成为手机销量增长最快的地区。虽然整体发展挑战仍然很大,但基建、通讯、IT等领域已呈现星星之火的态势。2016年6月,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的Chan Zuckerberg基金,为一家名为Andela的非洲软件学校提供了2400万美元资金,旨在培养非洲本地的编程人才,为这里IT行业的发展不断输送新鲜血液,并希望在未来形成一个以IT为中心的科技生态圈。

有人认为,扎克伯格的投资是高瞻远瞩、雪中送炭,但更多的人认为,这项IT资助计划就像是痴人说梦、很难实现。因为非洲无论是软件开发还是IT通讯,都有一个显而易见的特点:耗能巨大。非洲是全球人均用电量最低的地区,且能源的开发和利用存在诸多现实问题。根据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报告,目前全世界约有16亿人无电可用,其中有10%来自非洲城市、45%来自非洲农村。

不久前,《能源评论》记者曾前往非洲,参加了2017世界水电大会,短短四天内,我们同样感受到上述理想与现实的落差。

大会上,来自非洲联盟、联合国非经委、世界银行、国际能源署和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和国内外能源企业的代表,不约而同地提到了《2063年议程》。围绕这项由非洲联盟在2015年提出、旨在建成区域内一体化的计划,他们认为,非洲既要实现繁荣,也要尽量减少对既有环境的影响和破坏。在这样的思路之下,走水电、光伏为主的绿色能源之路当是首选,这将成为非洲经济发展的新动能。

而大会外,我们却真切感受到这片神奇大地的能源现状:在埃塞俄比亚一家收费不菲的酒店,我们入住的第三天便遭遇了一次停电。当地同行告诉我们,这种情况已属幸运,即便在联合国非经委召开的重要会议上,停电也可能随时发生。

当下,非洲能源基础、研发能力、投资和商业模式尚不健全,要达到非洲领导者的憧憬,无异于平地起高楼。因此,“蛙跳式”的发展途径,或是一种必然的选择——在开发上,非洲需要选择绝大部分非化石能源,实现可持续发展;在融资上,需要设法降低投资者成本,找到一种安全稳定的方式;在技术上,需要以大量新科技为支撑,在洲内形成广泛电网互联;在模式上,需要在提高能源资源附加值的同时,建立可行的消费模式。


被颠覆的“成见”

5月10日    晴

“对不起,没有WIFI。”这是降落亚的斯亚贝巴后,当地机场的一位工作人员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亚的斯亚贝巴所在的埃塞俄比亚位于东非,再往东,就是非洲重要港口国家吉布提。对于埃塞俄比亚来说,尽管与红海和印度洋都无限接近,但缺失出海口大大拉高了运输成本,也束缚了经济发展。

在埃塞,不仅很难找到路由器等国内常见的电子设施,物价水平也比想象中高出很多。以一家相当于国内四星级的酒店为例,大约20平米的标准间,房费超过5000比尔,约合1000多元人民币/天。食品价格也是如此,一份意面500比尔,约合人民币80元左右,与北京中档西餐厅的价格相当。

一位在非洲工作多年的建筑商告诉我:“物价高昂的原因,除了交通区位不佳,与非洲整体的资源不足也不无关联。”他的话似乎颠覆了我的常识。一直以来,无论是教科书还是印象中,对于非洲的描述都是“资源富集、环境优越、出口为主”。但事实上,除了曾经丰富且逐年减少的矿产,非洲的农业、能源资源原本就没有想象中多。

石油和天然气就是典型一例。根据《BP全球能源统计年鉴2015》,非洲石油储量并不丰富且分布不均,非洲石油剩余探明储量为12.91亿桶,占全球石油探明总储量的7.3%,不仅远低于全球第一大储油区中东的47.3%,也低于中南美洲的19.4%;而天然气的储量为14.1万亿立方米,也仅为全球天然气探明储量7.5%,明显低于中东的30.8%。

化石能源不足,出口量持续扩大,人口却在增加。一种普遍的预计是,到2050年,非洲全社会用电量将达到3.3万亿~5.4万亿千瓦时,年均增长率为4.2%~5.6%,这意味着,非洲需要寻找一种见效快、成本低且污染小的能源开发模式。

记得有人把世界各国既有的能源开发模式分为两类:一类是欧美模式,一类是中印模式。前者通过完全以化石能源模式实现了现代化,而后者因为赶上全球能源革命的浪潮,最终通过部分化石能源、部分非化石能源完成现代化。

“非洲可以绝大部分用非化石能源,实现可持续发展。”这是2017年5月,原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的一次演讲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观点。而这或可成为非洲能源发展选择的路径。

在李俊峰看来,无论从资源利用还是成本核算,这种路径都最为经济——首先,既有国家的发展模式中,化石能源造成了很大的环境问题,导致转型花费巨大,如果能直接跳过,则可节省这部分成本;其次,非洲大多数国家化石能源价格昂贵,而相反,全球可再生能源技术的提升,让度电价格大幅降低。当前,光伏系统的发电成本已低于非洲大陆随处可见的柴油机发电成本,而风电也在经济性上也具备很强的竞争力。

而在此次世界水电大会上,我又从世界自然基金会非洲办公室非洲能源协调员Robert Ddmulira听到了类似的观点。“非洲有世界上最大的可再生能源储备——42000万太瓦时,这些多数仍未被开发的资源,足以支持非洲未来的能源供应。”

然而,非洲现有的能源现状如何与全新的开发模式相融合?在2017非洲水电大会的首日,除了Robert Ddmulira,诸多来自全球的能源专家还提出了两类开发的具体路径:既要有大有小,也要多能互补。

所谓有大有小,就是集中开发与分布开发相结合。

南瑞集团副总经理吴维宁以电网建设的举例令我难忘,“非洲地广人稀,因此在前期先建立水电、小水电为电力调度核心环节的局部电网或者微电网,这样起步资金也相对较少。在解决大多数局部地区的用电难题后,最终从微电网到局部电网,再到区域电网,乃至形成洲际电网模式。”

而多能互补,就是把可再生能源与既有的天然气、柴油,甚至一部分薪柴有机结合。

在晶科能源海外项目部负责人白晓舒看来,这种模式可以在技术上自动协调互补,提高发电质量。在提出这种模式时,他还举了一个很生动的例子:“投资人都不会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多能互补模式也是这样——投资者不只关注一种资源的回报,而是综合各类资源的收益、弥补风险,这样的项目在非洲才会最有前景和市场。”


满眼皆是“半烂尾”背后

5月11日     晴,微风

在亚的斯亚贝巴,街道上很多建筑都是“半成品”——浇筑了水泥的楼板随处可见,旁边还搭着竹子做好的脚手架,一些楼板上还被盖了绿色的无纺布,楼板之间还会搭着一些木质梯子,看起来摇摇欲坠。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这些工程都没有工人进驻,而是搁在那里,任凭风吹日晒。

一位在当地做餐馆生意的田先生告诉我,“半烂尾”情况在这里很常见。一些建筑在开工前并没有足够多的预算,所以只能边筹资边建设,融到多少做多少。很多工程就是因为资金不够而暂停,一旦来钱,还会继续。

有人说,这种情况与当地人做事的风格相关——不紧不慢、喜欢拖延。但我认为,性格因素充其量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建筑业工程推进的缓慢与融资相关,更直白地说,这种情况正是非洲整体融资吃紧的一个表现。

欧债危机后,全球金融市场活力不足,加上原本布点较多的欧洲银行因为资金吃紧而撤出,非洲的贷款缺口逐渐增加。世界银行2016年的调研数据显示,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非洲的跨境贷款就出现明显下降的趋势。

贷款情况不佳,耗资巨大的能源投资就首当其冲。根据世界银行的测算,未来要满足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电力需求,需要至少投入408亿美元/年,相当于非洲国内生产总值的6.35%。当前,融资模式虽然以政府为主,但因各国公共资金有限,能否获得私人投资就显得至关重要。而众所周知的现实问题是,投资风险、土地产权、部落纠纷、政府谈判等环节重重,无疑提升了资本成本,让私人投资者往往不愿轻易出手。

因此,要想有效吸引私人投资,就需要设法降低投资者可能花费的成本,寻找到一种更安全和可持续的融资模式。国内一家光伏企业的海外负责人认为,在这方面,世界银行国际金融公司(IFC)的Scaling Solar Initiative计划值得参考。

这项计划在2015年1月推出,IFC寻找私人融资,世界银行则保证政府将购买项目产生的电力,并以多边投资担保机构在发生战争或内乱时提供政治保险,在此情况下,政府可以获得低价贷款,而投资者也可以在项目落地、回报安全等方面获得更多的保证。

与传统融资模式相比,IFC模式打通了政府、投资者和中介机构,作为中介的IFC承担了大量原来需要由投资者承担的沟通工作,同时,世界银行的背书,不仅增加了投资者对项目的信心,也帮助政府加大了项目资金的可持续性。

当下,全球经济仍处于深度调整中,这意味着融资总体的情况不会发生改变,但从IFC的案例不难发现,“组合拳”模式在非洲更为可行,其中,PPP模式和“两步走”投资最为参与非洲项目的业内人士所推荐。

对于PPP,我在世界水电大会上听到了非洲本土能源机构负责人的观点。与传统的融资模式相比,他们显然更偏好多方参与投资的模式。其中,非洲东部电力委员会秘书长莱比·向古拉的建议令我浮想联翩——只有调动国内公共与私营部门的资源,才能吸引外资参与各个项目建设。这种PPP模式中,政府、私营部门甚至国际机构都可以参与进来,多方互相扶持以减少投资中的风险。

对于组合式投资,除了政府要制定市场规则,保证各个环节运作效率之外,投资项目的设计也可以因地制宜,采取“两步走”的模式。与非洲本地人的观点相比,葡萄牙设备集团工程与创新总监米格尔·帕特纳的建议在我看来更容易落地和实施:“可以一方面投资新电站,另一方面投资已有的电力设备改进既有的设施,这是为了最大程度上减少不必要的投资,推进更多项目齐头并进,用尽量少的费用完成尽量多的项目,是当下和未来一段时间最为适合非洲的模式。”


停电与反停电

5月12日     多云转晴

在第三天早上,我正等着服务员给我煎一份蛋饼,眼看饼在锅里已经成形,餐厅忽然暗了下来。突如其来的停电让我不免有点紧张,但这并没有影响服务员的节奏,她借助从小百叶窗透进来的微光,继续淡定而娴熟地在尚有余温的锅里翻炒着。大概1分钟后,电来了,她把蛋饼递到我面前,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在埃塞俄比亚,停电很普遍,被困在走了一半的电梯里都不算事儿。在到达的第一天,接机的同事就把“如何应对停电”放在了人手一份的攻略单首位:如果遇到停电,不要慌乱,静静地等待就好。

后来,我来到一位在当地工作的中资企业员工的住处,看到了他放在楼下的一个柴油发电机。一旦停电,发电机就要马上运转起来,以防影响正常的生活。

他还告诉我,亚的斯亚贝巴是埃塞俄比亚停电概率最小的地方,而对整体非洲而言,埃塞则是停电概率相对小的地方。非洲电力的不稳定往往源自基础设施不佳,特别是能源基础设施不佳而导致的电力紧张。

然而,并非所有地区的情况都如此糟糕——北非地区因为靠近欧洲和地中海,拥有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可供发电;南非出产煤炭,火电机组在这里较为常见;相对困难的地区是在撒哈拉沙漠以南国家,由于资源不足、经济落后,始终电力供应紧张、电力成本高企。所以,这些国家的人都会想出各种“小招”——用柴油、甚至用柴火来应对一时之急。

对此,非洲也曾想过“大招”——用通过电力互联,实现不同区域电力联网,以为了平衡不同区域之间的能源供应。20世纪50年代后,北部非洲电力联营共同体(COMELEC),以及南部(SAPP)、西部(WAPP)、中部(CAPP)和东部四大非洲电力联营机构(EAPP)在1995年后相继出现。

当前,一南一北联盟规模最大,占非洲当前总装机的大部分,而东部、西部和中部三家的规模和供电能力明显较弱。在这三个地区,电力联盟仅解决区域内供电不均的问题。非洲基础设施协会首席基础设施专家卡里希特·坎班达在接受采访时告诉我,因为频率和电压方面无法统一,各个电力联营机构之间无法实现互联,因此统一的电力市场也无法形成,增强电力的稳定性、提高电价的经济性更是无从谈起。

一直以来,非洲希望通过某种途径,形成统一市场,以推进一体化进程。但在翻看地图后不难发现,今天,非洲很多国家仍然沿用了殖民地时期的边界,而这种来自非地理条件的划分,也留下了大量民族争端、资源抢夺等问题。因此,通过政治手段形成统一市场仍然没有太大的进展。

贸易手段发挥的作用也并不明显,石油就是典型的例子。作为非洲工业水平最高的国家,南非有大量的石油需求,但在过去若干年中,南非宁愿从中东进口石油,也不愿选择相对距离更近的尼日利亚等非洲产油国,贸易往来不畅,统一市场更是无法建立。

相比之下,以电力互联互通为代表的基础设施,不仅可以在形成统一市场上发挥更快、更多、更有效的作用,还能最大程度降低用能成本。

在我参加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联合国“人人享有”可持续能源组织首席执行官雷切尔·凯特和诸多专家一起,探讨了技术对降低成本的作用。他们的共同观点是,一体化电力网络之下,技术、标准等诸多问题获得解决,发电成本也会随之下降。而后,这种价格优势会传递给消费者,继而促进整个地区的用能成本下降,并最终让成本始终高企的非洲能源市场真正进入良性循环中。

而要实现这种成本降低和一体化目标,电力大范围互联互通不可或缺。在世界水电大会的主论坛上,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主席刘振亚提出了具体的思路——立足非洲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加快开发大型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基地和各种分布式电源,加快构建各国骨干网架,推进洲内跨区联网及非洲-欧洲、非洲-亚洲联网工程建设,形成洲内紧密联系、洲外高效互联、多能互补互济的非洲能源互联网。


告别“咖啡豆”思维

5月13日     阴,有小雨

“现在能源是不够用,但如果以后有能源了,怎么用也是一个问题。”在非洲从事物流工作的韩女士说。在水电大会最后一天的中午,她把我们带到一家咖啡店,店里座位不多,但一整面墙的架子上,放满了待售的咖啡豆。在我身边,一位瘦高的黑人服务生,正拎起两个同样盛满咖啡豆的超大塑料袋,给算账的客人拎过去。

就像中国人喜欢喝清茶一样,埃塞俄比亚人偏好口味焦苦的黑咖啡。但当地人在做咖啡时,不会选择滴漏壶或者咖啡机,而是用一种很原始的方式——把咖啡磨成粉,直接放在水里煮。在街边,可以看到有人捧着一个不大的铁托盘,上面放着简单的金属壶和几个小杯子,壶里面就是煮好的咖啡,向路人兜售。但同样在街上,我却很少看到类似星巴克的咖啡连锁店,出售成杯的外带咖啡。

可见,虽然国民无比热衷饮用,但深层加工、品种繁多的咖啡产品并不多。之所以会这样,其中的原因或有二点:一是缺乏深层加工的意识和技术,没有高附加值的产品;二是没有寻找到有效的需求,无法找到消费市场。

咖啡的问题,也是非洲能源未来需要解决的问题。虽然两者属于不同行业,但就像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执行副主席阿布达拉·哈姆杜克所说,“从上个世纪到现在,我们出口的主导仍是大宗原材料,而非高附加值的能源产品。”

在采访国内专家后,他们的看法也给我留下了相似的印象,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非洲研究室主任李智彪曾以天然气举例,“非洲的天然气比石油广泛,但开采率和利用率较低。这些天然气或放空排放、燃烧,或重新注入油井以增加油田产量。”

未来,非洲的各类能源如能顺利开发,如绿色电力、LNG等能源商品将层出不穷,但如果无法为这些产品寻找相应的消费市场,它们或许就像曾经的石油和天然气一样,多数以未加工的产品形式出口甚至直接浪费。要避免这样的情况继续,非洲在开发、加工能源资源,以提高其附加值的同时,还要寻找并建立可行的消费模式,从国际和国内两方面挖掘市场,这更为关键。

在国际市场,非洲可以从成本上寻找优势,实现能源商品的出口。

根据欧盟《2050能源路线图》,实现2050年碳减排80%~95%的目标,考虑弃核和煤电逐步退出,欧洲需要增加4万亿千瓦时左右的电力,迫切需要扩大洲外来电。

未来,非洲水电与北部太阳能、风能可以通过跨地中海西、中、东三个输电通道,打捆外送到欧洲。初步研究表明,非洲中部水电直送欧洲,落地电价比当地平均上网电价低约5美分/千瓦时,有较强的竞争力。

在国内市场,可以在用户需求上深耕细作,寻找能源消费新场景。

一直以来,非洲本地能源消纳需求不足。我曾看过一位非洲光伏企业人士马克·汉金斯的文章《Why Africa Missing The Solar Power Boat》,在文中,他把太阳能发展不好的原因之一归因于使用率,正如他所说,“很多人只把光伏板作为玩物、一种奢侈品,而非随处可见的必需品。”

但随着消费领域的颠覆,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不久前,一张图片在我的朋友圈广为流传——在非洲某地的共享太阳能充电宝下面,若干个手机正在充电,奢侈品太阳能变成了商品。据媒体报道,在中非国家卢旺达,每个移动充电亭每月最少能够创收38美元,这相当于一个当地人月工资的2/3。

移动充电宝实际上是能源新消费模式的一种尝试——在电力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可再生能源供电的移动充电设施从过去可有可无的奢侈品,变成一种不可或缺的必需品。而随着非洲经济发展,类似的变化还将不断出现。而投资者需要做的,是积极发现这样的机会,并挖掘能源在其中的商业空间。


文章转载自《能源评论》杂志




本站声明: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模仿、转载、抄袭及冒名中国工业电器网(cnelc.com)

中国工业电器网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意见/业务 | 帮助中心 | 在线投稿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客服1: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2: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3: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战略合作: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新闻投稿: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中国工业电器网服务热线:400-688-6377 合作电话:021-39983999 传真:021-39983888 邮编:201812 信箱:cn@cnelc.com新闻投稿邮箱:news@cnelc.com

上海总公司地址:上海 金园一路999号(中国工业电器大厦)

上海易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12-201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公网安备 31011402001118号